1979年,那封沒拆開的信

遇上這封信前,才不知道 1979 年是國際兒童年。

我是葉籽,從公司走幾步就是老店林立的上環。說是「林立」,也是因為香港沒剩下幾家老店。

中環附近的街舖,每幾個月就面目全非一次。這些業主一定是神奇的物種,寧願舖位空置,也不願收少租。

上環是另一種風景。不是說凝住時光那麼濫情,有情義,已經是罕有物種。

例如,早兩天路過一家「筆行」。老式櫥窗,放了兩枝極大的原子筆模型,在掏出相機之際,西裝筆挺的潮州口音叔叔叫我們:你地可以上去睇下架!有筆賣架!上到去發現,原來這裡是某日本鉛子筆牌的香港總代理。員工全是老伯。潮州叔叔就是老闆。賣筆的「筆行」亦是整座大廈的擁有者。賣筆賣到有自家物業,大抵已成為「ex – 光輝香港」的傳說之一。

而「筆行」附近,有一家郵票店。不值錢的舊明信片和首日封,就乾脆堆疊在店外。一 大 堆 好 難 揾 !

作為 O L,購物因子時刻都在啟動 mode ,找啊找啊找,找到這封未打開的信。

P1090107_p

1979 年由愛丁堡寄到利物浦的信。原來那年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(Unesco)訂立的國際兒童年(International Year of the Child)。出版了幾套郵票,包括信封上的 Alice in the Wonerland、Winnie the Pooh、Peter Rabit 等等。

P1090098_p

P1090099_p

P1090100_p

而且封信還是完全密封的!!!!你有從未拆開過的信嗎?1979至2015年間,它經歷了什麼?希望能帶著問號讓它靜靜的待在我家。

text | 葉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