缺席 ‧ 或盈滿

Deux jours, une nuit / Two Days, One Night《公投飯票》

95 min  –  Drama | Belgium  –  21 May 2014 (Belgium)
Directors: Jean-Pierre Dardenne, Luc Dardenne
Writers: Jean-Pierre Dardenne , Luc Dardenne
Stars:  Marion Cotillard, Fabrizio Rongione

對於任何形式的決定,我都不需要一個該死的理由。意思是,無論遵從,或不遵從,我都不欠誰一個交代。用類似耍流氓的態度讀出來,就差不多是那個意思了。

假設我們都有執行公義的意識,當我看見街角的義工在賣旗,到底是我有權利不去買旗,還是我有義務去買旗?

這部電影的玩味之處,就是周旋在這個無法得以破解的謎題裡,再巧妙建構一道「緊急停車」之用的高架停泊處,緩和愈陷愈深的僵局。

故事開始於 Sandra 病癒後準備復工前的週五,朋友通知她,在內部投票後,她已被工廠即時解僱。投票的選項是:a. 其餘 16 個員工每人得到 1,000 歐元作獎金,並即時解僱 Sandra ;b. Sandra 照常復工,但員工沒獎金。結果是 14 比 2。接下來的週末,Sandra 四處奔走,為了說服主管在星期一進行第二次公平投票,和說服同事放棄獎金。

影片初段提到「義務」(Obliged)。她提出 1,000  歐元的確是很重要的收入,對方不要感到有義務幫她。「義務」這個關鍵詞,首先被植入觀眾大腦的一小角落。這或者是導演的詭計,但不是 Sandra 用來哄騙對方放棄獎金的花招。後來,她找到另外 12 人,一一進行直白而艱澀的對話。在每次被動與吞吐之中,她的猶豫和自尊侵蝕了說服的勇氣,默默聽完對方的因由,道謝或抱歉後冷靜離開。

TWO 2_1

觀眾大概都會想到,香港傭主若在員工放取有薪病假期間進行解僱,為觸犯勞工法例。但影片沒提及 Sandra 的受傭形式,觀眾也大概假設她所工作的工廠並無違法。「權利」的概念也開始成形。Sandra、員工、工廠,都有各自的「權利」,而且互相抵觸。

若把故事攤開,畫成迷宮一樣的平面圖,科學地進行鳥瞰式研究,會發現:無論「義務」還是「權利」,都沒法解決困局。

「解決」,到底是 Sandra 得以重返工作崗位,還是 16 位員工不用決擇她的去留?這兩個方向分別暗示了我們內心的投票決定。我會投 Sandra 一票。我卻又認為掌握主決權的 16 位員工,或者工廠,都沒有義務保留她的工作。兜兜轉轉,又回到了「我該遵從怎樣的規範去作決定」的問題。

公義,沒有把生活細緻地描繪出來,然後像字典一樣由零開始巨細無遺地列出每種可能性。道德的規範,只是一個對與錯的雛型。甚至,你跟我信奉不同的學說,我們對道德的解釋都有稍微差距。

末段,Sandra 的工廠朋友 Anne 真誠地說:「我不是感到義務,我很高興能支持你。」若感到義務才去做的話,這便跌出了道德的規範。任何決定,都跟對錯無關,可能是錯的,但當我認為必須這樣做的時候,誰又憑甚麼告訴我這樣不正確?

看見街角的義工賣旗,若內心有一點點猶豫,就表示你的內心是想去掏零錢的。

TWO 1_1_2Awards
Circuit Community Awards (2014)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
Boston Society of Film Critics Awards (2014) Best Foreign Language Film
The 87th Oscars (2015) (Nominated) Best Actress in a Leading Role: Marion Cotillard
BAFTA Film Award (2015) (nominated) Best Film Not in the English Language

text | Tess